欢迎访问菠菜电竞APP!

当前位置: 首页> >泵车 >正文

施管城:咬定青山不辞劳

  光泽山林众多,毛竹资源十分丰富,但在1992年之前,全县21万亩的毛竹山并没有带给农民多少效益。如何改变农民守着金山银山却过穷日子的状况呢?

  施管城建议,要让满山翠竹变成农民增收的钱袋子,就必须改变经营方式,把竹山从集体林中拨离出来,以责任山的形式划归农民分户管理。1992年5月,他与同事20多人,深入司前乡岱坪村进行分山到户试点工作。岱坪村竹林面积1.8万亩,全村10个村民小组, 365户,1504人分布在26个自然村。为了将面积与人口准确挂钩,他们对着地形图,拿着罗盘仪,白天上山丈量面积,晚上打着手电走村入户,跟农民讲道理,算经济账,一个晚上要跑几个自然村。“那时一根毛竹才卖1.7元,农民认为就算分竹到户,也没多大效益,所以很多人不愿意配合。”施管城说,“到后期,与其说是农民想通了,还不如说是被我们的行动感动了。”经过近一个月的辛苦工作,岱坪村1.8万亩竹山全部落实到户,并经县公证处公证。后经司前乡党委邀请,工作组对全乡的竹山全部分林到户。有了司前成功的经验,县委要求将这一做法全面推开,到1996年,全县90%的集体竹山都分林到户,此举为后来的林权颁证提供准确的依据,颁证过程中,没有一户提出异议。

  分山到户后,农民积极性提高了,管护精心,亩立竹量明显提高,但新的问题又出来了。由于整片山林分户后,农民各管一片,没技术,没资金,进山的道路谁来修。没有路,肥料运不上去,竹子运不下来。得知司前乡的黄书亮想通过“公司+农户+基地”的形式,把全乡的竹农纳入合作社,由公司提供技术、资金,修通上山道路,农户管理自己的竹山,公司付给管护工资,待毛竹成材统一销售后再按户分红的想法,施管城非常赞同,并积极协调,成立了光泽第一个以竹产业为主的“书亮竹业公司”。“公司+农户+基地”这一模式,也被省里列为竹山经营管理的典型在全省推广。

  为了解决竹农后续管护缺少资金问题,施管城以县竹业协会的名义,向县政府建议,由政府与县农村信用社协调,让竹农以林权抵押获取贷款以解决管护资金短缺问题。这一想法获得了时任光泽县委副书记杨道喜的大力支持,并在全县推广。根据这一做法,施管城连续撰写三篇论文,其中《扶持竹业开发,开放抵押贷款》获《世界竹藤通讯》一等奖;《拓展融资渠道,扶持竹业发展》获中国林学会第二届竹业学术大会三等奖;《经营模式与竹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发表于2005年12月的《世界竹藤通讯》。他本人也于2014年被该杂志社聘为特邀编辑。

  经过几年的持续努力,光泽竹业发展势头迅猛,涌现出司前“书亮竹业公司”、寨里“陈恭志竹业合作社”、崇仁“旺众竹业公司”等一大批竹产业经营大户。到2007年,全县竹林面积,从1992年的21万亩,发展到38.1万亩,竹产值近3亿元。

  2008年冬,一场霜冻袭击光泽,持续时间之长,破坏力度之大,堪称百年一遇。全县80%以上的竹林遭受毁灭性打击。

  “没有施哥与县竹协领导的帮助,就没有我现在的产业。”鸾凤乡大羊村的何荣发说,2008年的冰灾,他家360亩竹山全部被大雪压断。面对漫山遍野横七竖八已毫无价值的毛竹,何荣发心里跟户外的天气一样冷。正在他彷徨无助时,施管城来到他家,给他分析竹产业今后的发展前景,告诉他县里的扶持政策,鼓励他要树立信心,积极开展自救。“听了施哥的一番劝说,心里敞亮了,我放下思想负担,严格按林业部门提出的灾后重建措施进行生产自救。”何荣发说,这几年,借助县里的扶持政策,他开通了进山机耕路,把肥料运上山,对毛竹进行施肥;在山顶建起蓄水池,旱季时对毛竹进行灌溉。经过几年封山育竹,他的竹山不但恢复起来,面积还扩大了一倍。

  “何荣发的灾后自救之路,是光泽整个竹业恢复生产的一个缩影。”施管城说,为了让光泽灾后的竹产业尽快走出困境,他与原县政协主席、县竹业协会会长杨道喜走遍全县竹产区,查看灾情,安抚竹农,先后举办培训班100多场次,受训竹农5000多人次,同时通过科特派平台,在每个乡镇建立丰产毛竹示范片,促进竹业发展;积极协调政府落实竹农开通机耕路、建立蓄水池的专项补贴资金,增强竹农发展信心。

  经过5年的休养生息,光泽竹业基本恢复到灾前水平。他撰写的《福建光泽毛竹林冻灾恢复措施与建议》一文在《世界竹藤通讯》发表后,因经验典型,被国家竹藤中心原文转发,让全国各地参照执行。


上一篇:矻矻经典不辞劳(图)   下一篇:陈建军:深知父母恩行孝不辞劳

友情链接

百度百科  百度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