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菠菜电竞APP!

当前位置: 首页> >压路机 >正文

“卖文”与“买书”

  所幸的是因为书读多了,因此在课堂上谈古论今引经据典举一反三时能更加游刃有余和滔滔不绝,这真可谓是“一举两得”呵!

  初读现代著名作家郁达夫先生的“绝交流俗因耽懒,出卖文章为买书”的题为《自况》的对联,是在1966年春天。那时,我正在高中一年级上学。读到这副对联后,我这个喜欢读书又经常“练笔”的高中生,是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像郁达夫先生那样去“出卖文章为买书”啊,因为当时的我虽然喜欢读书,但作为一个农家子弟,在连每学期的5元钱学费都交不上,还得申请“免学费”的年代里,要想花钱买书那可是“痴心妄想”了。然而,给报社杂志投寄了几次文稿,却都被退了回来。我的“出卖文章为买书”的愿望直到1973年才实现,那一年,已经是我当中学语文教师的第5个年头了。

  记得那年的11月28日,我收到了县文化馆寄来的2元钱奖励(汇款单的附言上写的是“发诗二首,奖2元钱。”),这是我用自己发表在县文化馆创办的文艺刊物《革命文艺》上的两首小诗“挣”来的。于是,从邮局取出2元钱后,我就径直去了新华书店,买了贺敬之的《放歌集》、李学鳌的《放歌长城岭》等三本诗集。时至今日,这三本在封二上都写着购书时间的书,仍在我的书架上摆放着。查当年的日记,我在1973年11月28日这天的日记里写的是:“两首小诗已在《革命文艺》上发表,收县文化馆邮来的2元钱奖励。用此奖励去书店买了一本《放歌集》(0.52元),一本《放歌长城岭》(0.38元),一本《春歌集》(1.20元),虽然在2元奖励外,多花了1角钱,但却十分高兴,因为自己终于实现了‘出卖文章为买书’的愿望。”因那个特殊年代报刊的“稿费制”被取消,所以我的“出卖文章为买书”的愿望正式实现正确地说应该是从改革开放后的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的,并一直延续到今天。因为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到现在,我已经在包括《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法制日报》、《中国教育报》、《中国教师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文化报》、《中国体育报》、《黑龙江日报》、《黑龙江作家》、《诗林》等在内的全国170多家报刊上发表了500多万字的4200多篇(首)诗文,出版了三部共120多万字的著作,并被接纳为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完全可以这样说,就是我家书架上摆放的那一排排各类书籍,大多数都是我用“出卖文章”得来的钱买回来的。


上一篇:2020国考面试热点:争做信念坚政治强本领高作风   下一篇:锐体育-本末倒置!球员做掉主帅成新潮-搜狐体育

友情链接

百度百科  百度知道